"教师之死"引发的深思

[   京佳教育   ] 作者:
2012-05-31 09:58:25 |
  【背景链接】
  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老师赵鹏服用敌敌畏自杀。他在留下的遗书中称:"活着实在太累了,天天这样无休止的上班让人窒息,所领的工资只能月光"。
  【京佳解析】
  赵鹏之死,给我们带来颠覆性思考,让我们再一次认识到社会的贫富差距,而且这种贫富差距不仅仅是过去一再强调的城乡差距、学历差距。赵鹏这样的年轻教师,工作辛苦,生活卑微,这到底是赵鹏的悲剧,是教育的悲剧,还是社会的悲剧,又或者是兼而有之?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穷教育是没有前途的。我们不能指望一个整天为柴米油盐发愁的教师,还能在课堂上谆谆教导学生们遨游在知识海洋中。而更受折磨的也许是精神层面。高三年级班主任或许是中国压力最大的职业之一。他们必须为一个班级的升学率负责,各种量化的指标决定着这个班主任的命运。当老师的付出被认为是无效的,甚至被社会讥讽为应试教育的制造者,身负多重压力的老师们便会难以支撑。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领导总是在教师节前期大喊要尊师重教,然而,他们却很少对教育投入资金。就拿教师的工资来说,国家每次要求给公务员加薪时,他们总是不折不扣地执行,对教师加薪却迟迟不执行,甚者还拿出财政紧张的原因来忽悠教师们。显然,他们根本不把《教师法》放在眼里,以致于人们把给教师涨工资戏称为"空调"。
  当然,说减压容易,实际操作起来却很不容易。学校之间有升学率的比拼,家长、社会对学校的期望只会越来越很高,高考的压力不是一时半刻能缓解的,有些教师还要面对收入低、物价高等生活的压力。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也必须做,为了避免赵鹏老师这样的悲剧重演。
  一、科学安排教师的工作量。高三老师面临的教学任务本来就多,又要在这关键的一年里给予学生更多的关照,还有各种模拟考、月考、会考等,压力可想而知。学校有关部门应该在这段时间合理安排教师的工作,从工作上、生活上给予更多关心,避免让他们承担不必要的压力。
  二、给教师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在高三这样的关键期,要从教学环境、教学管理层面为老师减压,不要让他们陷入赵鹏般的"无休止的上班"境地里,不要让他们在"格式化"的生存中挣扎。否则,把高三课堂变成了"练兵场",老师们哪里还有职业幸福感?
  三、对教师心理压力要有疏导渠道。平常,我们很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希望学校能有个为青少年排解成长烦恼的地方。其实老师们同样有烦恼,同样需要有一个疏导心理压力的地方,需要有人在关键的时候为他们排忧解难,指出方向。
  四、提高教师工资待遇。赵鹏是有代表性的,教师队伍里,大多数老师都是靠工资生活的,倘若工资月光,甚至入不敷出,生活的焦虑就会慢慢积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质量,甚至生存。因此,政府要加大教育投入,且不要只投到学校的建设上,更应该改善教师的工资待遇,让他们能有尊严地、快乐地工作。

责任编辑:樊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