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河南法检申论热点:国人易粪相食之“内供有毒生姜”

[   京佳教育   ] 作者:
荆嘉
2013-05-08 17:39:23 |
  背景:
  2013年5月4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播出了一段视频: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王家庄街道下辖的农村。正值种植生姜的时节,记者看到农户正往地里撒一种叫神农丹的剧毒农药。并且发现这里违规使用神农丹的情况比较普遍。田间地头随处可以看到丢弃的神农丹包装袋,而这种农药主要成分是一种叫涕灭威的剧毒农药,50毫克就可致一个50公斤重的人死亡,所以不能直接用于蔬菜瓜果。
  此前媒体曾经报道过“硫磺姜”、“六六粉姜”,“神农丹姜”是“涉毒”姜家族中的新成员。而这个新闻令人吃惊之处除了涉毒花样翻新,还有就是,涉毒姜和无毒姜生产供应的内外有别。
  据了解,潍坊当地出产的生姜分出口姜和内销姜两种。因为外商对农药残留检测非常严格,所以出口基地的姜都不使用高毒农药。同属于潍坊市管辖的安丘市生姜种植面积有15万亩左右,其中大多数供出口。和峡山区不同的是,安丘市对高毒农药管理非常严格,每个镇和街道,每个社区,每个村都设有农药监管员和信息员,对农药的经营和使用实现无缝隙监管。与出口姜的严格管理不同,潍坊其他地区生产的内销姜对农药残留实行的是抽查制度,一年抽查不了几次,无论是做内销姜生意的姜贩还是农户,对这种抽查都不太担心。
  危害:
  中国农业大学理学院院长周志强教授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滥用神农丹会造成生姜中农药残留超标,还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农民种姜时使用神农丹,通过不断浇水灌溉,会使得大量的农药成分溶解到地下水中。
  2010年有媒体报道,使用过神农丹的黄瓜,曾致安徽13人急性中毒。昨晚,国际食品包装协会秘书长董金狮告诉新京报记者,消费者买到生姜后,如果担心有神农丹残留,可以拿碱水或专门洗果蔬的溶剂浸泡半个小时,以降低毒性。
  思考:
  “神农丹姜”固然生长于“人人相害”的伦理土壤中,但是,其成为国人的“特供”食品,更离不开国内食品安全监管的宽松和懈怠。
  从报道中可以看出,潍坊菜农按照国内外不同的监管水准,而启动“有毒生产模式”或“无毒生产模式”。当地菜农显然知道,出口日韩等国的蔬菜没法蒙混过关,所以,种植外销大姜、大蒜、大葱等等都不敢逾越雷池。
  潍坊的农民并非不能生产安全可靠的生姜,种植“神农丹姜”也不是因为无知与蒙昧。“神农丹姜”固然生长于“人人相害”的伦理土壤中,但是,其成为国人的“特供”食品,更离不开国内食品安全监管的宽松和懈怠。
  尽管,目前尚无权威的检测报告表明,“神农丹姜”药残是否超标,危害性究竟有多大,但是,这也恰恰显示了食品安全监管机制的“无能”。当地用神农丹种植生姜,不是一年半年的事情了。然而,我们的食品安全监管没有领先媒体发现问题。从产地到销地一道又一道监管程序,那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竟然阻挡不住“神农丹姜”,真是个笑话。
  现在山东方面正在收缴“神农丹”农药,销毁有毒的大姜、大葱等农作物。这些工作固然必要,但当地更需反思的是,最为基础的食品安全监控何以出现了空白;最需要整顿的是,基层食品监管职能缺位,监管机制形同虚设、漏洞百出。而最近曝光的狐狸肉、老鼠肉冒充羊肉,以及此前曝光的诸多食品安全事件,也充分暴露了基层食品安全监管的乏力。
  同时,也应该看到,“神农丹姜”并非特例。国内食品生产者采取国内、国外双重标准,有其普遍性。外销和内销食品安全质量的巨大差异,不仅仅在生姜、蔬菜、水果,甚至也在乳制品等其他食品领域存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总局副局长杨刚就曾表示,质检总局的数据显示国内的乳制产品86%都是合格的,出口产品98%都是合格的。
  国人享受有毒食品、不安全食品的“特供”,无疑是一项悲哀的现实。一方面,希望山东方面珍视“中国菜篮子”的声誉,不要头痛医头,而是从根本上加强和改进药残检测等制度;另一方面,国家层面在加强立法、鼓励媒体监督之外,也要加强一线的监管力度,推进食品检测信息的公开透明。如此,方能早日让国人告别食品安全的焦灼。

责任编辑:樊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