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省考政法干警面试预测:当众演讲贫穷,是公平还是揭伤疤

[   京佳教育     ] 作者:
  陆翔宇
2013-11-04 09:17:01 |
   【背景链接】
  “想申请助学金,交贫困证明还不够,还要在全班同学面前讲家里有多困难,太伤自尊了!”沈阳大学某学院学生小刘自从在同学面前讲了自己最羞于启齿的家境后,常常觉得抬不起头来。“本来不想让大家知道家里困难,可这样一来全班都知道了。说是为了公平,可让我们当众‘揭伤疤’,这对我们公平吗?”(10月15日《沈阳晚报》)
  【京佳预测】
  想申请助学金,交贫困证明还不够,还要在全班同学面前讲家里有多困难,究竟是为了公平还是揭人伤疤。请就此谈谈你的看法。
  【京佳解析】
  “既然大家都有证明材料,既然助学金的名额有限,不如采用较为公平的公开表述的方式,让同学们来做决定。”这是沈阳大学的一个学院想出的主意。既可以保证助学金评选的公平,不至于因为材料的虚假而造成助学金的错发,也可以让整个过程更为公开透明。毕竟,贫困生有一个自我证明的过程,同学们有一个集体决定的过程。万一出了问题,那也只能怪学生表述能力不行,或者同学们没有明察秋毫,至少这错误的结果与学校是无关的。于是,一个原本棘手的问题变得简单,而且无论结果怎样,京佳教育陆翔宇老师认为学校都可以全身而退,脱离干系。
  可问题是,这个看似公平的过程,严重地伤害了贫困生的隐私权。贫困当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贫困生不能因为贫困抬不起头来;贫困也不是无法承受之重,面对贫困应该是一种自觉,贫困生不能因为贫困就选择逃避。但无论一个人对贫困有怎样的态度,也无论他是否足够坚强和成熟,他都可以把贫困当成自己的隐私--我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贫困。有时,这种隐私的自我保护,不是一种脆弱的表现,而是一种权利意识的体现。每个人都有需要隐藏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将这个东西公开给别人看?
  即便公开的理由是为了公平。有人会说,如果不公开就不知道材料的真与假,就无法保证助学金发放的公平,最终可能影响到所有贫困生。这样的逻辑推理看似合理,但忽视了一个问题:贫困生获得救助也是一种权利。他们没有义务,因为获得一种权利而放弃另一种权利--个人的隐私权。而且,保证助学金发放公平的方法有很多,不能没有穷尽所有方法就轻易地逼迫学生放弃自己的权利。任何时候,个体的正常权利都应该得到全面而真实的保障,不能因为一种权利的获得,就要放弃另一种权利。如果是这样,所有的权利都可能是不真实的。
  京佳陆老师认为公开能够保证公平、公正。但有些内容是不适合公开的。比如贫困生的贫困信息。尤其是,这种公开还以个人当众表述的方式进行。这种忽视个人权利和尊严的公开,难免会让一些学生感到被羞辱。这个严重的后果,学校必须看到。在一个文明社会,隐私权是权利的起点,尊严的来源,若连贫困的信息都要当众展示,并以乞求的方式获得救助,贫困生的隐私将被无情践踏,他们的尊严也就无从谈起。

责任编辑:樊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